Sunday, 26 October 2014

1500km的泰北長征 - 2

Phu Ruea National Park

在素可泰前往清康(Chiang Khan,詳見上篇)的路中,路途遙遠,勢必要找個休息點吃午飯。往東北的203公路實在荒涼的很,過了12點想找吃的,一路開到1點多才看到像餐廳的地方。不過放慢車速停下來才發現,原來路邊看起來像茅草屋的東西常常都是餐廳。隨便選了個「小茅屋」、比手畫腳一頓之後上了兩碗麵。正好看地圖人在Phu Ruea 國家公園附近,那就路過參觀一下吧。

雖然泰國地處熱帶,但山區在涼季時氣溫可低至零下。我在雨季季末上山,明顯能感覺氣溫降低,涼爽舒適。Phu Ruea 國家公園的入口非常不起眼,就在一個7-11旁的拱門進去。沿路上有幾個Resort,但看起來都沒遊客,一路走則會看到一個管制收費站,進去就是國家公園了。

國家公園的入場費就像大多數的泰國觀光景點一樣,本地人外地人票價不同。不過我很懷疑這地方到底有沒有外國人來,我租的Pick-up具有非常良好的偽裝效果,加上今天早上又買了一個很Local的裝飾品,一陣瞎唬爛之後賣票員就算了我和盛董兩個本地人價,門票從200瞬間降到40B。雖然200B也不算貴,但爽感瞬間提升,對不起我真是貪小便宜的台灣人。

不知道是不是這串玉蘭花幫的忙

Thursday, 23 October 2014

1500km的泰北長征

「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長官一句話」

今年4月從北京回來之後,咱們一行人就相約中國十一長假清邁再見。誰知沒幾個月,有人找到工作了(理論上該恭喜吧)、有人懷孕等待卸貨,最後就只有我一人能成行。但時間卡了最熱門的中國十一假期,可想而知整個清邁將滿滿都是中國人。還好泰國最大的好處就是國土無敵大,而中國人對泰國的認識就只有曼谷和清邁,按照這樣的邏輯,只要在十一長假遠離這兩個是非之地,應該就可以安全下莊吧!

繼上次的微Roadtrip(里程數是這次的1/3)之後,我對在泰國自駕遊多了些信心,反正路況車況都好,要便宜就出發前先訂車。這次選了國際品牌Budget租車,還是租最便宜的Pick-up車款。線上預約真是有夠便宜,含基本保險(Damage Waiver THB10,000) 六天才花5000出頭,最後又加了GPS與全險,6000Baht 打死,比我上次臨櫃的價錢便宜了三分之一。Budget的車況不錯,里程三萬六千多,粗估車齡一年。內裝比我上次租的豪華,還裝了個FRP的貨斗蓋,實用性增添不少。

Toyota Vigo Hilux 被列在Compact 車系,所以便宜

我的旅程從清邁開始,南下素可泰,接著往東北方向前進,到Phu Ruea 國家公園、下切湄公河右岸的邊境公路,進入雷府的可愛小鎮清康,再往西經南邦回清邁。從下面的地圖看,這距離好像真得不長不過就是在泰國北部東北部繞個小圈而已,但看看距離估算真的是有夠遠。好在抓了盛站長伴我遠征,心理壓力減低不少。



Monday, 28 April 2014

胡同與炸醬麵

又到了食物吃完、飛機沒來又不知道要幹什麼的時間了,今天我們講個炸醬麵的故事如何?

北京的胡同這幾年越來越少了,一方面因為中國政府忙著開發地產,位於精華地區的胡同自然列為優先拆遷的標的,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胡同裡生活條件不好,有能力的年輕人寧願住遠一點的高樓大廈。就地理位置來看,北京城內的胡同多位於三環內,絕大多數還坐落於二環裡頭,雖然最靠近市中心(也就是紫禁城),但這區除了部分公家機關、名勝古蹟之外,和平常的生活沒有太大關係。例如科技公司多設在北四環的中關村、設計公司在亞運村,金融區則分布東西兩側,國貿CBD和金融街,因此對於平常在北京生活的人來說,「進城」並不是必要選項。

現在僅存的胡同大概能分成兩種,一種是重新拉皮、規劃的觀光胡同,如著名的南鑼鼓巷、什剎海都是;另一種則是尚未拆遷、仍有住戶的胡同,散落在北京各處。觀光胡同居民多已搬走,大多產權歸公,商家再投標進駐。少數私有產權的,也沒人願意住裡面,院子租出去給人做生意賺的多。在北平淪陷之前,胡同裡大多數的四合院是以「家」為單位分佈,一般一進的四合院裡能住上一家子人,經濟條件好一點的就蓋個二進院。不過有個共通點,無論是文官武官(以前住北京的幾乎都是官),大家的家門都是開在側面;只有八旗子弟王爺等級的能開正門。四合院上橫樑有幾個門當,門當數最多有四個,是官品大的;下有石鼓,圓的方的分別代表文官武官。「門當戶對」,在嫁娶子女時得確定對方家庭是和咱家一樣的,否則就是高攀或屈就了。不過淪陷以後,大多數的四合院地主被迫繳出房產,有些自己只能留下一個偏房住,其它的就畫成「雜院」,即一個四合院裡住了好多人家。這種雜院文化有點類似台灣的眷村文化,特別是北京,官啊公務員啊軍隊從各地而來,大江南北的人住在同一個院落裡,激盪了不少融合文化,同樣也衍生了許多特殊的胡同美食。

北京的南城人和北城人是不同的。南城北城以長安大街分,北城大多都是各地來做官的,全國的菁英份子,中南海現在的位置就算其一;南城開頭就是現在的前門市場、大柵欄(北京人管這個「柵」讀一濁化的ㄖ音),南城的特色是庶民文化,也就是我們一般認定的老北京。大家在相聲裡聽到的「北京土話」,就是南城人的方言,兒話音特別多,嘴皮子鬆。北城人就是讀書人、知識分子,講的是官話普通話。


Tuesday, 8 April 2014

一碗牛肉麵之後

這篇原本貼在Facebook,是我在等待班機前隨手寫的。原本擔心結構不完整,但回頭看看好像還行,整理一下就丟來這了。全文如下:


2014/3/28
在我等著往北京的班機時,無意間聽到旁邊兩個「大人」對於服貿的談話。反正牛肉麵吃完了、免稅店內容快會背了,還不如花一點點登機時間寫篇文。

從上週學生占領立法院、訴求退回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簡稱服貿)、拒絕黑箱開始,我就密切地關注這個事件,並以直際行動到現場參與並紀錄。這次的公民運動,不是單純的群眾運動,而是一個青年人自體的覺醒運動,有幸參與其中,正見證著台灣歷史的一個新的轉捩點

關於立場,我對於服貿協議並無好惡,以自身的利益而言,通過服貿利大於弊,金融自由有助於金流增加,而作為一個詐騙業者,金流意味著更多的資產得以吸納,企業或個人在對岸的營利,也可能因為避稅或投資用途,需要第三方的停泊,這都是生意的來源。同時大家清楚地知道,面對一個龐大的經濟體,在談判桌上籌碼有限,議價能力(Bargaining Power) 小得多。如果論服貿協議的結果,我認為這談判談的不差,在條文上雙方互有讓利、互有所得,雖然不能說完全平等,但也不算吃了大虧。

綜觀立法院內、外抗議的同學和社會人士,對於服貿協議的支持、反對尚未定論,但大家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不再信任這個政府了。抗議的人群不信任這個「協議」,其來有自,因為過去政府的承諾早已不是空談、而是笑話,讓人不禁懷疑起這個把關的機制是否早已名存實亡?在國會佔有多數的國民黨,推行自家執政政府政策,居然需要用「奧步」過關,國、民兩黨國會議員恬不知恥,身為選民的你,也在這個腐化的過程中推了一把。

從上面的論點,我們要問:服貿議題到底是不是一個經濟議題?還是這是一個牽涉更廣的社會議題?

Sunday, 17 November 2013

酸民米芝蓮:[紐約] Peter Luger

忘了在哪聽到這句話:「時尚雜誌就是月薪六萬元的編輯教月薪三萬的讀者如何用月薪二十萬的方式花錢。」身為一個雜誌讀者,我想這句話道破了我長久以來的疑問,這些鬼東西真的有人會買嗎?好在大家都心照不宣,繼續假掰地大談(注意,不是大啖)北歐家具的潮濕問題、音響太好吵到鄰居的困擾,還有某年採收的黑皮諾不盡人意等話題,回首一翻薪水單,啊哈!原來已經改領22k了。



飲食這件事本身是個民生問題。不過特別的是,在這個島上,人們對於大餐的追求倒是挺瘋狂的。記得某年民生東路某種族歧視很嚴重的五星酒店推出風乾熟成牛排時,市場供不應求。報紙老饕忙著用看似熟悉但又很陌生的形容詞敘述其美妙的滋味,讀者則是讀得兩頰生津,這時報紙美食版就頗有時尚雜誌的氣魄:吃過一兩次熟成牛排的作者教從來沒吃過熟成牛排的讀者怎樣分辨全球最頂級的各種熟成牛排風味。不管怎樣,用重量計價的熟成牛排在台灣與我無緣,看完之後只能安慰自己多吃幾碗牛肉麵,在胃裡多待幾天或許也有熟成的效果,我想金華街的廖家牛肉麵(容我改天再多著墨)因此多賣了好幾碗麵。

大多數中產階級的家庭不會存一陣子錢去買Rolf Benz沙發(編按:假設你不知道什麼是Rolf Benz,要麼表示你已經脫離月薪三萬的困境,不然就是時尚雜誌看太少),但不少家庭一陣子會願意多花點代價享用美食。我想這個就是我們和英國人最徹底的差別,然後我們就產出了教學生一次吃兩個便當的總統,他們有個幫學生煮義大利美食的Jamie Oliver。我是標準的台灣人,出發前往紐約之前,噗浪的噗友們給了無數的建議,多半都非常有建設性,像是想不到吃什麼可以吃麥當勞、和有一家餐車好好吃只是我忘記開在哪之類的貼心提示,唯一有用且有交集的,就是預算再怎麼緊,一定要去牛排聖地Peter Luger。

Saturday, 31 August 2013

酸民米芝蓮:[桃園] 詠順小吃店


前一陣子朋友圈中忽然掀起了一陣「泰國風」,追究原因是因為我們股友社的精神領袖ohmylife大大跑去學了泰文之後,宣佈自己要朝向移民泰國的目標邁進。我們都知道,在學習過泰文這種艱難的語言之後,一定要吃點Comfort Food彌補自己受創的心靈,而泰國菜就是最好的選擇了。

市面上泰國菜這麼多,詠順小吃店有什麼厲害之處? 首先,這是o董推薦的,按照過往紀錄追蹤,o董推薦的餐廳都有一定水準,畢竟硬是比我多吃十幾年,樣本夠多;其次,o董說這是他的泰妹泰文老師推薦的,挖塞這可不得了,當地人都這樣說了能不吃嗎?於是我們本飛鏢射股友社決定召開臨時中常會,雖然蒐羅的內線消息不多,但還是假裝有明牌要報給會員聽,找個名目去詠順小吃店狂吃一番。

詠順小吃店是小吃店,不是小吃部;而且是泰國小吃,不是越南小吃。所以期待「越南小吃部」的朋友可以先離開了。這家店位於桃園火車站的後站,出了火車站走地下道從後站出口出來,直直走就到了。這一區是泰國朋友們的集散地,除了詠順之外,隔壁的自助餐也是泰式自助餐。自助餐採露天打菜,打著五花五百萬大傘更增添了一些泰國風情,而這家自助餐也有賣些糕點,不過據說這些充滿東南亞風味的糕點最早是華人做出來的,調整口味適應當地市場,現在拿來台灣賣感覺特別好玩,有一點像是馬來西亞的娘惹(Nyonya)糕。

除了泰國菜以外,這裡也有印尼、越南料理,等著大家來冒險

Saturday, 24 August 2013

酸民米芝蓮:[中正萬華] 宜賓燃麵


其實把這個blog打開就是為了宜賓燃麵。有這麼好吃嗎?是還不賴,只是好吃的程度和生意不成正比,一方面很怕自己吃一吃忘了,二方面看看能不能稍微增添一點點宜賓燃麵這家店的人氣。




第一次引起我對宜賓燃麵興趣的是「蛛網」這個部落格,可以說是我的燃麵啟蒙老師。話說這個blogger除了和我住在同一個社區、從事同一個行業,以及疑似好像念同一個高中之外,實在沒有太大的交集。飲食這事絕大部分的人會以自己的「口味」作為判斷基準,少數專業美食老饕會從功法、擺盤、調味和付了多少錢作葉珮雯決定,我想蛛網的作者應該屬於前者,因此我也不太確定這家餐廳到底好不好吃。在噗浪小試水溫之後,發現大家對於宜賓燃麵反應十分熱情,以這家生意這麼不好的店來說,竟然有這麼多資深大叔endorse,可以想見一定有其不同凡響之處。